正规赌钱游戏平台,谁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回答显然是美国,而这也就为理解美国行为的根源提供了解析。一般既得利益者思维与行动都是保守甚至反动的,对此美国也不例外,美国口口声声讲美国
的全球战略目标是为了维护世界秩序,但是维护世界秩序与维护自身霸权和既得利益显然是不同的,而且后者往往以牺牲前者为手段,而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说美国是当今世界麻烦的制造者
。对此美国社会学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讲到:显然目前美国已经不再被视为全球秩序的维护者,而是帝国主义强权,不仅如此,它还因为战线过长而暴露了自己的弱点。

亚洲十大网赌澳门各大赌场网址大全,  美国遏制中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中国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或者削弱中国的经济;三是推动再工业化,振兴日趋衰退的经济。目前,美国基本上并用以上三种方法,试图遏制中国崛起与全球影响力,确保美国依然是世界第一的战略目标。

显而易见,南海问题是美国有意挑起的,赌博正规网址大全十大网赌老平台排名十大博彩,这次美国可谓是来势汹汹,美国的所为无疑是受到亚投行的刺激,美国自己不参加,又试图阻止其它国家参加,但是结果是出乎美国预料其它国家纷
纷加入了亚投行,这不能不说是美国自己的失误,没有看清时代的精神。而作为对策,美国不是反省自己,相反一意孤行试图通过挑起南海问题,逆转不利的局势。之所以选择南海首先在于
南海是中国海上运输要道,其次在南海中国与周边东盟国家存在主权与利益分歧。所以,美国的目的就是挑起南海问题,激化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达到孤立与封锁中国,拉拢东盟并主导
亚太的目的,同时又可以打乱亚投行的进程,可谓是毕其功于一役。那么,美国真的会挺身而出打响第一枪吗?其实美国更多的是在造势,符合美国利益的是怂恿其它国家,而自己躲在后面
,幕后操纵,从中渔利。对此不妨看一下目前美国在乌克兰的做法就可知一斑,两者背后的伎俩如出一辙,说白了,美国是要让南海问题成为亚太的乌克兰问题,让中国成为下一个俄罗斯。

十大网赌老平台排名 1

澳门大赌场手机版,  美国遏制中国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中国的经济挑战与军事威胁,美国重返亚洲其目的就在于此。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有两种选择,一是选择中美共治,二是选择美日同盟,两种选择决定不同的亚太格局变化,以及美国重返亚洲的成本与收益。美国选择美日同盟作为其重返亚洲的基石,说明美国基本上已经放弃对中国的容纳与合作战略,代之以排挤与遏制战略。美国出的第一张牌是在舆论上鼓吹中国威胁论,以此引起亚洲国家对中国崛起的警惕和忧虑,挑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第二张牌是在政治与外交上,美国宣称其在亚洲的利益和大国主导地位,推行价值观外交,重新拼凑往日同盟并拉拢印度,越南等国家以遏制中国的崛起,对中国形成所谓的C形包围圈。第三张牌是在军事上,加紧部署,联合相应国家轮番在南海,东海和黄海进行军事演习,制造摩擦和危机。第四张牌是在经济上,美国推出TPP计划,试图排挤中国,第五张牌是美国支持菲律宾在黄岩岛争端中与中国对峙,第六张牌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环中国东奔西走,试图建立反华联盟。第七张牌就是目前的钓鱼岛国有化,这张牌表面上上是日本先出,但是背后依然离不开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战略,钓鱼岛危机与中日关系恶化只是整个战略的一个组成部分。

一直以来美国口口声声说美国重返亚洲,不是要遏制中国的和平崛起但是事实上美国的目的就是想把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推回到第一岛链之内,同时通过TPP在经济上将中国排挤出去。另外
在钓鱼岛,黄岩岛以及南海等问题上美国试图挑起争端,置中国于不义和孤立的困境。但是美国迄今苦于无计可施,这是因为一方面对于挑衅,中国采取有理有节的坚决反制,但是坚持不打
第一枪,所以占据了道义上的制高点。另一方面,中国反其道而行之,主张不对抗,不冲突,倡导与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与周边国家在合作共赢,共同发展以及共同安全的基础上建立命运
共同体。再有中国与亚太国家的经贸关系已经紧密相连,所以亚太国家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因为他们认识到中国既是威胁,但更是机遇。显然美国打的是中国威胁论这张牌,而中国出的
是中国机遇论这张牌。

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2年曾经宣称:“在这个崇尚自由而不是专制的
世界里,对纯权力政治愤世嫉俗的盘算不可能成气候,它不适合新的时代。”21世纪的地缘政治必然是“开明的利己主义和共同的价值观将驱使国家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界定自己的伟大,并
将驱使我们以更具建设性的方式进行合作。”
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推行的是以全球化为核心的全面推进战略,他们信心满满地认为全球化就等于民主化与市场化,而民主化与市场化就等
于美国化与西方化,由此将达到历史的终结。随着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的被打开,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
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本与技术的加速流动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体系,其中中国崛起最引人瞩目,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
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在加入WTO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根据预测中国GDP总额
将于2019年超越美国。但是与此相对,因为资本和产业的转移,美国和西方国家发展势头减弱,经济陷入衰退,根据统计在全球GDP中新兴经济体比重已经上升到50%,从2003年到2010年,新
兴经济体经济增长每年都比发达国家经济体高出4%,代表全球GDP三分之一的新兴经济体推动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经济增长。全球外汇储备为8.1万亿美元,中国拥有3万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一。
与此对应,全球外债总值为56.9万亿美元,美,英,德,法,意,荷,西班牙等西方国家分别处于前10位,它们外债总和已占全球债务82%,而美国外债达13.6万亿美元,占全球外债的23.9%

  美国遏制中国的第二种方法是退回到贸易保护主义,打乱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以此打击削弱中国经济的发展。我们知道商道改变会影响沿路两边商业的发展,同样,全球经济分工体系的变化也会影响世界各国经济发展的状况以及世界政治的变化。目前,我们生活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全球化体系显然有利于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发展,在全球化的经济体系中他们成为制造和加工基地,经济得以快速发展,并成为国际舞台上一股新兴的政治力量。对于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来讲,尽管他们是全球化的倡导者,但是全球经济运行的改道,显然是导致他们经济增长停滞与衰退的原因,所以,他们转变为全球化的反对者,经济上退回到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政治上趋于守成与保守,对于美国来讲只有打乱目前的体系,或则重建新的体系,或则退回到冷战体系才能遏制自己的衰退。首先,美国政客编制谎言,鼓吹中国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认为大量跨国公司特别是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移至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致使欧美本土就业市场的萎缩,失业率高居不下,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中国抢走了发达国家的工作机会。其次,认为与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的贸易逆差上升,致使欧美国家贸易赤字,财政收入锐减,失业率剧增。因为贸易逆差,美国丧失了100万个制造业工作,进口产品把美国工人挤出了高工资工作岗位,来自中国制造业的竞争,侵蚀了美国制造业的根基,来自第三世界新兴经济体的竞争已成为对第一世界经济体的一种威胁,或许是最大的威胁。其三,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被西方国家渲染为是一些骗子在靠不公平贸易牟利,偷走了美国的设计,美国的专利,还操纵汇率以压低价格。

目前,中美关系被认为到了一个临界点,这是因为众多美国盟友纷纷加入亚投行,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被视为中国对美国在全球金融体系中领导地位的挑战。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系
主任兰普顿最近发表演讲时表示,“尽管美中关系的根基还没有坍塌,但是美国政策精英的重要组成部分日益倾向于把中国看成是美国在全球主导权的一个威胁,而在中国,越来越多的精英
派别与民众也把美国看作是阻止中国获得应有国际地位的一个障碍”。尽管两国社会对中美“不可能开战”的信心相当坚实,尽管两国发生军事冲突的实际可能性没有增加,但双方都有人在
认真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双方确实不想打仗,但现在看起来似乎必须为一旦发生的冲突进行准备。显而易见,如果说中美双方有冲突点的话,那就是南海,而南海问题则又牵涉到东盟,因为
南海首先是海洋运输要道,其次在南海中国与周边东盟国家存在利益和主权分歧。所以,美国选择南海目的无非是想通过挑起南海问题,挑拨中国与周边和东盟国家的关系,进而达到孤立与
封锁中国,控制东盟,主导亚太的目的,可谓是毕其功于一役。而如果中国采取针锋相对的战略,必然导致双方冲突的加剧,最后走向战争的边缘,或者再回到冷战时期两极对抗分裂的格局,
也许这就是美国希望看到的结果,冷战结束已经有25年,但是美国显然还没有走出来,而且越来越开始怀念冷战。

无疑,经济全球化的逆转显然出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意料,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给它们开了一个玩笑。于是它们转而趋于贸易保护主义,从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转变为反对者,闭关自
守,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写到,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
;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或者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作为受到挑战的国家美
国和西方国家,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如美国重返亚洲,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遵循了第一条原则。而美国试图通过TTP和TTIP重建世界贸易规则,将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排除在外,
就是遵循了第二条原则。再有美国再工业化战略,就是遵循了第三条原则。正因为如此,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全球经济问题正在转变为政治和军事上的问题,崛起和发展中国家与衰退中
国家的矛盾正在激化,其中特别是在中国与美国之间。

  美国遏制中国的第三种方法是推动再工业化,振兴日趋衰退的经济,因为美国衰退的原因在于其制造业的转移,以及产业升级的滞后,由此导致产业空心化。所以,要振兴美国,必须推动美国再工业化,而要再工业化,必须实行改革,一阻止制造业的转移与外包,鼓励制造业的回流。二是加快产业升级。美国遏制中国的第一和第二种方法最终是为其第三种方法创造条件。美国曾是世界上最大的产业资本输出地,但随着美国“再工业化”战略的有序推进,美国资本和技术流出将逐渐逆转,可能由海外直接投资净输出国转变为净输入国,这不仅会导致美国资本回流,而且其种种优势和巨大的市场还会吸引全球资本,使中国的吸引力下降。2010年8月美国通过《制造业促进法案》,将暂停或降低供制造业使用的进口原料的关税。美国全国制造商协会的报告显示,该法案可能使产值增加46亿美元,并创造近9万个就业机会。2010年9月的《创造美国就业及结束外移法案》提出,将为从海外回迁就业职位的企业提供为期24个月的工资税减免,并终止为向海外转移工厂和生产企业提供的数项补贴,如免税和减税。在誓言把流失的美国制造夺回来的同时,美国誓言要在高端制造业继续保持领先,并在为新的产业革命做好技术储备。最近两年,尽管美国经济基本面难有大起色,但政府研发预算并未减少,2011年即达1480亿美元;企业研发投入则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仅微软一家,去年的研发投入即达95亿美元,其中90%投向了极为关键的“云计算”领域,排名第二的英特尔去年技术投入也有65亿美元。在全球IT企业研发投入30强中美国有12家,其次是日本,有10家,中国只有华为一家企业上榜。2011年美国研发投入占全球份额的33%左右,是中国的两倍半。高端制造是美国“再工业化”战略的核心目标,美国已经正式启动高端制造计划,积极在纳米技术、高端电池、能源材料、生物制造、新一代微电子研发、高端机器人等领域加强攻关,这将推动美国高端人才、高端要素和高端创新集群发展,并保持在高端制造领域的研发领先、技术领先和制造领先。

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约瑟夫?奈曾经写到:“现在流行说冷战后的世界从权力政治时代向地缘经济时代发展。这种陈词滥调反映出分析的肤浅。政治与经济相联系。国际经济体系依赖于国际
政治秩序。”显而易见,其意在于既然美国能够打开全球化大门,自然也能够关上全球化大门。那么到底是地缘政治决定地缘经济,还是地缘经济能够改变地缘政治呢?这无疑是两种不同的
理念,并决定不同的发展方向与未来世界秩序的重建。目前美国外交的核心是地缘政治,而中国外交的核心是地缘经济;美国的优势在于政治与军事,其外交目的在于维护已经过时的霸权体
系,而中国的优势在于经贸,其外交目的在于顺应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在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中国是顺势而为,并成为当今世界全球化的推动者,而美
国则是逆势而动,试图利用其地缘政治优势,阻止全球化的发展。所以,如果说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两辆列车或者便车的话,那么显然美国的这一辆是开往20世纪,中国则是开往21世纪。事
实上,冷战后25年经济全球化已经改变了世界,所以要想再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一是美国与西方国家由于经济的衰退已经无力承担再次冷战的成本,二是经济全球化已经使全球经济连成一
体,很难再次分开,所谓再次构筑冷战铁幕,准确地讲也只能是竹篱笆而已。所谓以TTP和TTIP重建世界贸易新秩序,将中国排挤在外,也只是一厢情愿,搞不好无异于自我边缘化。对此美国
布热津斯基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而美国与西方国家的错误显
然在于他们在冷战后打开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的时候,不知道里面是什么?现在想关上它,但是已经为时过晚。当然,目前依然执迷不悟的也许只剩下美国了。

回顾冷战结束25年,第一个10年可以说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全球化全面推进的10年,而所谓全球化就是民主化与市场化,就是美国化与西方化,这10年历史处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单极时刻。但
是,第二个10年是经济全球化逆转的10年,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全球化加速了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所谓逆转是指全球化偏离了美国与西方国家设计的轨道,不再是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
而是去美国化和去西方化。美国与西方国家失去了对全球化的控制,而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反过来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25年中最后近5年则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博弈的5年,一方面美国与
西方国家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特别是美国,所谓全球化再逆转目的就是再美国化与再西方化,显然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另一方面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顺势而为,不仅成为全球化的推
动者,而且力图在经济全球化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约瑟夫·奈曾经写到:“现在流行说冷战后的世界从权力政治时代向地缘经济时代发展。这种陈
词滥调反映出分析的肤浅。政治与经济相联系。国际经济体系依赖于国际政治秩序。”显而易见,其意在于既然美国能够打开全球化大门,自然也能够关上全球化大门。那么到底是地缘政治
决定地缘经济,还是地缘经济能够改变地缘政治呢?这无疑是两种不同的理念,并决定不同的发展方向与未来世界秩序的重建。事实上,冷战结束已经过去25年了,经济全球化已经改变世界
,要想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而且谁也不想真的再回到过去,也许美国除外,而美国怀念过去无非是怀念美国曾经享有的荣耀与特权,美国已经越来越成为阻止国际社会变革的既得利益者。
对此美国布热津斯基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否则闭关自守无异
于逆历史潮流而动,结果只能是自我边缘化,而如此这般,如果美国继续一意孤行将会成为终结美国力量的终点。

  目前,在这个世界上事实上没有国家能够击败美国,能够击败美国的只有美国自己,美国的问题在于自己的错误,更在于美国把自己的错误归于来自中国的挑战和竞争。进入21世纪,全球化已经是当今全球经济与政治发展的主流,全球化推动了全球市场化与民主化的发展,但是,显然民主化与市场化不是美国化和西方化,以市场逻辑为基础的全球化正在使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扁平,越来越民主化,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政治边境的世界。那么,反全球化是否能够拯救美国和西方国家,使他们走出经济和债务困境,重新振作起来呢?这依然是一个未知数。对于美国和西方国家来讲,他们的错误在于,他们在全球推动全球化的时候,忘记了如何使自己全球化,在全球推动民主化时,忘记了如何使自己民主化,在全球推动市场化时,忘记了如何使自己市场化,他们在冷战后打开了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但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把它再关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