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香港《亚洲周刊》报道,上世纪90年代,台湾仅有的一次收复钓鱼岛计划,一度如箭在弦,升火待发,却因为李登辉的一念之差,最后使得钓鱼岛一直沦陷下去。

  

澳门十大赌场官方网 1

1990年,保钓运动的高潮期,两岸三地的保钓人士屡屡遭到日本的驱赶,一时间社会气氛非常沸腾。所谓民气可用,在这个背景下进行宣示领土主权的军事行动,很可能扭转钓鱼岛主控权的态势。

 

澳门十大赌场官方网 2资料图:李登辉

原标题:台军保钓计划曾遭李登辉扼杀

台湾前“总统”李登辉最近在新书中再次声称“钓鱼岛不属台湾”,台“总统府”称之为“丧权辱国”的言行。李登辉此前多次公开宣称钓鱼岛属于日本,媚日表态遭到两岸各界的口诛笔伐。事实上,李登辉对钓鱼岛问题的错误史观,不仅表现在言论上,更反映在他的实际行动中。早在1990年,台湾军队曾有一项完整的空降钓鱼岛作战计划,但遗憾的是,在行动的最后一刻,被李登辉叫停。

传圣火行动激发保钓热度

1990年,日方在钓鱼岛上建灯塔,引发台湾保钓人士不满。当时正值全台运动会即将召开,时任高雄市长的吴敦义宣布要到钓鱼岛传递圣火。吴敦义当时提出,“经由台湾运动会圣火在钓鱼台(台湾称钓鱼岛为钓鱼台)上传递的动作,积极具体地展现台湾对钓鱼台主权的坚持”。

目前担任海基会董事长的林中森,当时是高雄市政府秘书长,他于1990年10月中旬率队前往钓鱼岛传递圣火。林中森回忆,当时一行25人深夜乘一艘小船,时任宜兰县长的游锡堃也一同前往。途中遇到日本舰队阻挠,双方对峙一整天,他们向日方严正表达钓鱼岛属台湾固有“领土”,经交涉最后以和平方式落幕。林中森强调,他们虽然未能顺利将圣火传到钓鱼岛上,但已完成宣示“主权”的使命,并为历史留下见证。

而就在高雄市政府高调宣传要到钓鱼岛传递圣火之际,台湾当局秘密制定了一项针对钓鱼岛的作战计划——“汉疆演习”。当年担任“汉疆演习”突击队连长的关至德回忆称,当时吴敦义突发奇想要去钓鱼岛传“全运会”圣火,这促使“国防部”开始筹备“汉疆演习”,计划由45名精锐伞兵编成突击队,搭乘8架陆军UH-1H直升机强登钓鱼岛,先炸毁日本灯塔设施,插上“国旗”宣示“主权”后,再由海空舰机掩护撤离。

密训突击队“视死如归”

这项机密任务由驻扎在桃园的陆军特战部队独立62旅步4营45连来执行。当时,该旅在陆军空降特战训练营刚完成基地训练,成绩第一,战力处于最高峰状态。当时的62旅旅长、后在陈水扁当局担任过“国安局长”的薛石民,曾主持登陆钓鱼岛的兵棋推演。

45连连长关至德回忆,第45连当时有80多人,扣除已婚、待退、独子,他选出45人执行任务,这45人当时都写下遗书、留下一片指甲,以表达“视死如归”的决心。基于保密,这45人从计划一开始就集体行动,与其他连队严格隔离,军服没有阶章、姓名,枪支号码也要磨除,使得计划得以秘密进行,以避免被美国与日本得知后在高层政治上加以干扰。

一名曾参与“汉疆演习”的退役军官回忆,当年旅部将演习内容视为最高机密,长官虽未明言任务目的地何在,但眼见训练都是以钓鱼岛地形作模拟,再加上当年渔民保钓的气氛炽烈,连队弟兄大都心里有数。在这之前,许多弟兄对钓鱼岛印象模糊,有人甚至闻所未闻,但一个月下来,钓鱼岛已烙在他们脑海中。担任突击队通讯士的王清河称,当时选拔队员,除了体能、战技要好,老兵都被排除,队员全被集中管理,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要一同行动。45名官兵每人均签下“自愿切结、遗书、保密规定”,所有成员禁止对外联络,连军用电话也不可以接,有几名官兵因为处于失联状态,导致女友找不到人后变心离开。

45连辅导长杨立奉命为每个弟兄拍“遗照”,几乎是噙着泪水完成拍摄。杨立回忆,“只有前进,没有撤退计划。”每人身上携带约120发M-16子弹及4枚手榴弹,兵籍名牌、臂章等辨识身份的物品全脱除,有弟兄暗地里偷偷在衣服角落用修正液留记号,盼望万一不幸捐躯,家属至少能认出尸骨,领他们回家。

这45人的突击队计划搭乘UH-1H直升机,该机最大航程约435公里,而钓鱼岛距离基地约197公里。为减轻重量,突击队特别拆除直升机的空对地飞弹,禁止队员戴项链、戒指,原本两公斤重的军皮鞋也换成胶鞋,以便能获得最大的战斗装备,加强行动成功的概率。

45连的辅导长杨立后来回忆说,计划推动后,所有突击队员管制休假一个月,其中有5天最为紧张,那几日天天搭直升机,队员不知前途,只好互道“忠烈祠见”。晚上回到连队中山室,则看《八百壮士》《英烈千秋》等电影来激励士气。

为何功亏一篑?

作战计划明确要求士官兵尽量避免与岛上可能出现的日本自卫队或海上保安厅人员正面冲突,但在大部分弟兄不懂日语的情况下,为了能与日本人沟通,演习中还规划一名通晓日文的军人,要在“D日”当天,受命直接跟随部队前往,但在训练时,这个人不能随同参训,也是为了不占用直升机的运载量。

后来突击队于1990年11月5日出发,开始逐渐了解情况的队员非常兴奋,认为一个月的秘密集训终于到了“实现计划”的时刻,除了兴奋,大家还有“保家卫国、牺牲奉献”的热情,但谁知,经过长途的夜航渡海飞行之后,突击队的飞机最后却降落在起飞时的原地,他们只知道上级接获指令“终止任务”,武器、弹药、装备全数缴回,官兵签署保密协议,回归日常部队生活。

当天突击队出动的最后关头,现场指挥官关至德连长并没搭上其中任何一架直升机,而是奉令留在旅部作战科与科长讨论状况处置,这种情况其实已预告计划无法实现,因为没有行动指挥官不随队出发而仍能正常推动突击的道理。但为何关至德没搭上直升机?至今仍是一个谜,关至德也不愿就这一变化表达意见。

据岛内媒体报道,事后有分析称,台湾军方无法保证任务能够成功,认为台军不是日军的对手,虽然能一鼓作气拿下钓鱼岛,但是日军大反扑绝对守不住,必须联手大陆解放军,才有胜利的可能。关至德曾以第一线指挥官的身份向上级请示处置意见,其中一个问题就是,台军一旦登岛,后撤不及,遭日军围攻,而中国大陆出兵相救,该如何处置?这个问题没有人给出具体答复。刚刚当上“总统”的李登辉担心大陆参战会“引狼入室”,与时任“行政院长”郝柏村意见相左而临时喊停。李登辉还应日方要求,下令军方废弃相当重要的海空联训地点、位于苏澳外海的R17靶区,导致台海空军失去在接近钓鱼岛水域训练的据点,无形中也让台湾北部门户洞开。

香港《亚洲周刊》曾就“谁终止突击计划”的问题,对马英九进行了采访,马英九回答说:“最后是李登辉喊停的,不过就算是登岛,这问题仍是悬而未决。”这是台湾官方第一次承认该作战计划的存在。多年后,李登辉公开宣称钓鱼岛是日本的,也解开了当年突击连官兵心底的谜底——原来李登辉在心里从不认同“钓鱼岛是我们的”。后来有岛内媒体采访当年的突击行动官兵,询问他们“如果今天上级还派你去,你会不会再去?”这些老兵回答说:“如果我是军人,我一定会去,但也要看三军最高统帅是否有决心要我们去!”

一场没能打响的战役

在当时台“行政院长”郝柏村的命令下,指定“国防部”情报参谋次长室及作战参谋次长室,立即执行固安作战计划分案中有关台湾东北部之逆袭计划。规划以台陆军独立62旅步4营步5连的45名官兵,分别以直升机机降方式,登上钓鱼岛列屿主要三座岛屿,首要任务为在15分钟内摧毁日方的灯塔建筑,并同时插上“国旗”后撤回。如被日方自卫队包围,则使用武进3型阳字舰掩护撤退。任务行动命名为“汉疆计划”,以便让外人未能察觉计划的真正目的。

众所周知,我国因为历史原因,和不少邻国有领土争议,其中一些已经在和平协商中解决,而另一些却一直拖到现在仍然难以解决。其中钓鱼岛争端就可以说是80后和90后都一直耿耿于怀的一项。

这次的作战计划做得非常详尽,官兵人人士气高昂,也写好遗书,做好牺牲的准备。然而,这时候却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而掌权的李登辉也不愿意与日本发生冲突,加上日本在当地进行的电子干扰,有可能会导致前线官兵陷入电子盲区等顾虑,最后是以解散任务编组收场,使当年参与的将士都黯然神伤,扼腕不已。

▲曾几度搅动东北亚风云的钓鱼岛

是名副其实的热点地区

钓鱼岛争端由来已久,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曾有过数次解决的机会,但都因为一些原因错过了,其中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机会,竟然还是台湾地区创造的。

▲有一说一,这件事如果做成了

那可真是大功一件

和现在羸弱的“草莓兵”不同,当年的台湾地区军队在60-90年代初期间,曾有很强的作战能力,海陆空实力都不可小觑。钓鱼岛争端在开始时,主角是台湾地区当局和日本政府。

▲这种军容现在的台湾地区可看不见了

从地理上看,钓鱼岛距离台湾地区本岛最近,从管辖权上看,钓鱼岛是中国的传统疆域,而且台湾地区一度在钓鱼岛海域设立了R17靶区,台湾地区的军舰和军机长期在此地活动。相比之下,日本方面只有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在附近活动。

▲那个年代台湾地区海军的

水面舰艇实力是要超过大陆的

在这种背景下,一段时间内,台湾地区和香港地区的民间团体有着极强的保钓情绪,曾经多次硬闯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封锁线,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正面硬刚日本政府。

日本方面也不让步,加大了在钓鱼岛海域的巡逻,并派人登岛建立灯塔,这就使得双方围绕钓鱼岛的争夺进入白热化阶段。

▲李登辉对日本的

喜爱是有目共睹的

民间保钓情绪在1990年李登辉下令废弃R17靶区后开始沸腾,台湾地区当局也随之开始关注可能由钓鱼岛争端而引发的军事冲突风险,就连当时台湾地区驻日单位也明确暗示,军事行动是解决钓鱼岛问题不可排除的方案之一!

▲阅兵中的台湾地区空军官校学员

台湾地区方面的强硬立场让日本有所察觉,冷战期间的日本在军事方面被美军压制的非常严格,日本自卫队当即知会台湾地区,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自卫队绝不会动用军事手段。

日本人以退为进,一方面承诺不动用军事手段,另一方面却不断增强海保厅在钓鱼岛海域的存在,显然是想把台湾地区拉到海上执法领域进行博弈,而在这个方面日本恰恰是当时亚洲最强的国家。

▲日本海上保安厅在近些年

中国海警崛起之前,在亚洲一直难逢敌手

台湾地区高层虽然有点投鼠忌器,但台湾地区军方却直接行动了起来。台湾地区“国防部”在“行政院”的命令下成立了钓鱼岛应变小组,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由于曾是军队高级将领,因而主导了接下来的整个军事行动,他跨过“国防部长”及“参谋总长”,直接以电话指示“国防部”情报参谋次长室及作战参谋次长室,要求这两个单位联手立刻着手策划夺回钓鱼岛的作战方案。

▲郝柏村曾官拜陆军一级上将

对台湾地区军队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为表守土抗争决心,这个夺取钓鱼岛的军事行动被定名为“捍疆计划”,台湾地区军队认为“悍”与“汉”同音,如此取名还能让外界以为这项军事行动只是“汉光演习”的一部分,能起到迷惑作用。

▲汉光演习是台湾地区军队

最重大的演训活动

不过后来台湾地区高层意图淡化这个军事计划,并且默认了日本在钓鱼岛海域的控制权,因此“捍疆计划”最后也被传成了“汉疆计划”。

钓鱼岛孤悬海外,而且分散成多个小岛屿,岛屿面积不大且主要为山地,这就决定了在此地展开军事行动,只能由海空单位唱主角,大部队登岛也展不开,所以海空封锁+小股精锐部队渗透登陆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中国钓鱼岛

台湾地区军队当时集结了海陆空三支特种作战部队,主力是驻扎在桃园的陆军空降特战独立六十二旅步四营第五连,空军和海军的特勤部队作为后续梯队进行支援,此外还有空军新竹联队,基隆海军第三军区第131舰队策应行动。

▲贾辅义升任中将后担任过台第23任

“金门防卫指挥部”长官

为了增强突然性,也是为了避免引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台湾地区军队决定利用直升机进行低空渗透,然后由让特战队员分组完成对钓鱼岛的占领,随后建立必要的主权标志,并拆毁日方灯塔。待固守一段时间,完成对钓鱼岛的实际控制就可分批撤回。

▲台湾地区当时装备的UH-1运输直升机

这项简单干脆的计划要想成功执行其实并不容易,台湾地区军队设想了三种可能出现的状况:第一种是顺风顺水的完成任务,登岛部队分批返回,日方不敢动作;第二种是计划暴露,或者军事行动被日方提前得知,使得突击队无法顺利登岛,行动失败;第三种最复杂,直升机顺利投送登岛部队,但随后和日方发生海上对峙,僵持之下让岛上部队进退两难,如果强行支援登岛部队,那就要面临海上冲突扩大化的风险,如果不支援岛上部队,迟早会因为补给不足而被迫撤退,甚至被日方瓮中捉鳖。

▲1986年台湾地区军队演习

台湾地区军队设想了各种预案后,认为情报战是此次行动的核心,首先是必须保密,其次必须掌握日本自卫队在该方向上的动向。此时正值冷战末期,日本自卫队的防御重心都在北海道地区,客观上减轻了台湾地区军队面对的军事压力。

▲因为要防御苏联红军可能的入侵

因此日本陆自将重装部队都靠北部署

图为演习中的第七师团坦克

台湾地区空军在那段时间里,基本掌握了日本空自在西南方向上的活动规律,从而判断自卫队并无军事准备的迹象。这样一来,只需“搞定”海保厅那些执法船就行了。

情报准备的同时,参战部队也开始进入紧张的针对性训练之中,陆军空降特战独立六十二旅派出26架UH-1H直升机参加行动,其中第一批四架集结到了苏澳的中正军港港区内,这里也是“捍疆计划”的大本营。

▲中正军港卫星图

在准备期间,台湾地区陆军的UH-1H进行了高强度训练,飞行员持续多天进行夜间超低空突防演练,机舱里堆满模拟人员的沙包。台湾地区海军四艘“武进三”状态的阳字级驱逐舰进入战备状态;还有另外两艘阳字级驱逐舰提前秘密前往彭佳屿以东附近海域待命;一艘LST坦克登陆舰在龟山岛以东的海域游弋,该舰也是台湾地区海军特勤队的出发前哨阵地,舰上搭载了陆战66师的一个排。

▲80年代的台湾地区军队步兵演习


台湾地区空军作为最快速的支援力量,在那阵子也没闲着,从1990年的10月到11月间,出动第12中队六批八架次的RF-104G侦察机前往钓鱼岛海域进行光学侦察,并利用美军所提供的卫星照片进行比对,基本摸清了日本在钓鱼岛附近地区的部署。

▲台湾地区RF-104G战斗侦查机

台湾地区空军侦察期间,还曾偶遇了日本空自的P-3C海上巡逻机,RF-104G一度受到P-3C的电子干扰,导致中断了与后方的无线电联系。RF-104G是当时台空军最强力的战术侦察机,其最大飞行速度达到两倍音速以上,虽然日方当时也拥有F-104和F-4这类二代机,但要想拦截突防的RF-104G,依然力有不逮。就连担任护航任务的F-5E飞行员,也多次抱怨RF-104G冲的太快,完全无法进行配合。

▲台湾地区F-5E战机

虽然台湾地区军队没想过要大打,只是突击占领宣示主权,但“捍疆计划”依然风险极大,所有参战官兵都要做好随时牺牲的准备,特别是参加登岛行动的特战队员个个都写好了遗书。

▲关至德

台军“捍疆计划”在准备期间遇到了两方面的阻力,首先是岛内的政治阻力,李登辉作为当时台湾地区的最高领导人,却有着很强的亲日立场,这一点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改变,所以他根本不想和日方发生冲突,钓鱼岛问题在他眼中只是一项政治筹码,而非不可失去的领土。

▲李登辉的另一个名字

岩里政男

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的军事存在,在紧邻钓鱼岛海域的冲绳群岛上,美军的存在感远强于日本自卫队,台湾地区军队的R17海空靶场其实也是美军的靶场。台湾地区空军在执行侦察任务时,就曾和美军战机发生过偶遇。

据当事人老严回忆,那天两架F-5E从花莲机场起飞,准备前往预定空域掩护侦察机,结果在花莲东部外海上空遇到了两架美国海军的F-18“大黄蜂”战斗机。

▲F18战斗机,美国肯定是不愿意看见两边打起来

突然遭遇的双方还进行过一番空中纠缠,不过最终美国海航的飞行员凭借更加精良的战机压制了台湾地区空军的F-5E,双方在比划了一番后各自脱离。

▲日本空自的F-4EJ

不过据执行任务的台湾地区飞行员老严回忆,他们的F-5战机虽然没能在与美军的交手中占得上风,但是却在后来成功逼退过前来侦查的日本F-4EJ战术侦查机。

这场只差临门一脚的作战行动,
最终终结于1990年11月5日上午。当天得知内情的李登辉打电话至“行政院”,要求郝柏村立即停止“汉疆计划”,根据当时在场的参谋军官透露,李登辉以极为强烈的语气对着电话说:“钓鱼台是筹码!不是战场!”

▲最终这样的场面没有出现在钓鱼岛上

“汉疆计划”的中止无疑是一大遗憾,当时正值冷战末期,日本的军事重心还在北方,美国则一边忙于接触刚刚发生政权更迭的东欧国家,一边将自己的大量军力投入到战火纷飞的海湾地区当中。

▲1990年8月2日-1991年2月28日的

海湾战争将总数高达69万的美军卷了进去


东欧巨变和中东战事牵扯了美国大量的精力,使得此时的美国很难有能力约束台湾地区军队的行动。如果当时台湾地区高层有决心占领钓鱼岛,其军事风险是很小的,即便事后美国介入干涉,也很难要求已经造成既定事实的台湾地区主动退让。

▲韩国现在武力占据的独岛

就是韩国民间武装武力夺取的成果

在韩国造成既成事实之后

日本最终也没有发动大规模反击夺回去

从之前日韩的“独岛争端”中就可以看出,美国的介入效果是有限的,而日本显然也不具备利用军事力量进行大规模反击的胆魄。

2012年,日本再度主动挑起了“钓鱼岛争端”,这时的台湾地区已经没有当年的“热血”与“强硬”了,别说武力夺取,就连计划也不敢想。

▲这时的台湾地区军队也早已没有了

当年雄壮的军容

▲弹指一挥间,沧海桑田

万幸的是此时大陆的军事实力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海上执法力量也已经开始快速发展。最终钓鱼岛成为了中国政府和日本政府的角力场,当然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军事文章、视频、图片、电影、游戏,请关注“军武次位面”微信公众号。打开微信,公众号搜索“军武次位面”点击关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